观点:房产税不是泄私愤的报复工具

2016-10-13 11:31来源:晶报编辑:周娟
从李克强总理的表态也可以看出,调控是必须的,但最终的目的是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

在多地相继出台严厉的楼市调控政策之后,最近又有几条与楼市相关的重磅新闻。

一是李克强总理在澳门表示,针对当前中国房地产市场的一些分化态势,将强化地方政府主体责任,因地因城施策,保障居民基本住房需求,采取符合国情和城市特点的有效措施,努力实现住有所居,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二是有媒体称房地产税草案已定,最快明年提交全国人大。

这些年来,每当楼市火爆之时,就有人跳出来拿房产税说事,仿佛房产税是一根威力无比的大棒,只要“大棒”重重地砸下来,所有公平正义就能立马兑现,一切将变得宛若天堂。但且不说当前的高房价成因极为复杂,也无需深究中国自有住房拥有率高达90%以上、远超世界60%左右水平等数据,仅就房地产税而言,它是指向完善国家税收体系的客观存在,并不仅仅着眼于一时的房价涨跌,也不应该为社会情绪所左右,成为威压房价的“大棒”。今天祭出 “大棒”看似畅快解气,而用不了多久,这根沾染了情绪的“大棒”亦可能蛮不讲理地伤及自身,成为一个“不满”的对象。

重庆和上海是我国试点征收房产税的两个“急先锋”。“重庆模式”是存量、增量住房都要征,但主要针对高档住房和多套住房,“上海模式”只对新购住房征税,起征点为人均60平方米。在房价高企之时,这样的试点不仅迎来叫好声,还承载了“为全面开征房产税探路”的期待,但2014年,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国家税务总局原副局长许善达曾公开表示,2011年开始在重庆、上海试点的房产税已经失败,已被本届财政部、建设部废弃。这位前政府高官的表态受到各方关注。

重庆和上海试点失败并不奇怪,因为这样的试点本身就先天不足。其一,试点征税更像是政府一声令下的行政行为,同税收法定原则多有冲突。其二,在房屋产权问题并未明晰、住房流转等环节税费高企的情况下,再征房产税更像是一种迎合民意、补充地方财源的惩罚性行为,并不具备合理性。这种先天不足,决定了其终将行而不远。

也是在2014年,正式亮相的《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2014-2020年)》对房地产信息联网给出了一个相对清晰的时间表:2020年之前。也就是说,从现在起掰着手指算,大概还有将近3年时间。众所周知,房地产信息联网是房地产税的前提,住房信息联网涉及各色福利房、军产房等等,复杂异常,加之地方以及各种利益集团缠绕其间,令联网工作更举步维艰。这样的局面虽难言正常,但却不难想见,指望如此庞大、涉及方方面面利益的改革一蹴而就,本身就不现实。而前期工作不到位,征税更是天方夜谭。

更何况,在房屋仅有70年产权的现实语境下,房地产税能否经得起公平正义的考量,形成最广泛的共识,还需要谨慎研究。但从眼下的情况来看,一些人更愿意将房产税当作泄私愤的报复工具,在他们眼中,楼市与楼市相关的一切都如同面目狰狞的敌人。

事实上,在本轮楼市非理性上涨中,却有部分人违规炒作,但绝大多数买房者或是出于刚需,或是出于保卫财产,应对货币超发。楼市里没有那么多假想敌,里边更多的是有生活有梦想的普通人,他们不应被视作敌人,也没有理由用“大棒”去招呼。

从李克强总理的表态也可以看出,调控是必须的,但最终的目的是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客观而言,高房价确实给社会带来太多的负面冲击,但这并不是怀揣破坏心态的理由。具体到房地产税,征收与否以及如何征收,都需要经过最严苛的法治和程序考量,而不能被情绪所左右,草率匆忙行事。


南都头条 Headline
排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