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设计师隐居梧桐山三年 3500元改造租来的房子

2018-06-05 09:22来源:南方都市报编辑:黄晓航
她说,她受够了朝九晚五的城市生活,她想要做一个鲜活的人。

   赵静在梧桐山山脚下的横排岭村的家,超过90%的东西都是捡来的旧物改造的。

   不是只有朝九晚五才是工作,我的工作是我的生活,我的生活也是我的工作。我们要把握当下,把内心里最真实的自己放在第一位。因为每天都在流失自己的幸福,人真的不需要压迫自己。——赵静

   今年33岁的赵静(JING),是一个典型的山东“大妞”,性格开朗。10年前,她从东北电力大学毕业后来深圳发展,一直从事服装设计工作。和大多数的年轻人一样,拿着月薪,过着朝九晚五没完没了加班的生活。

   3年前,赵静通过自己的努力,已经是深圳一家服装公司的设计经理。日子过得紧张忙碌,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都要对着电脑。有段时间,她感觉到眼睛很不舒服,有灼痛感。去医院检查,被诊断为重度干眼症。当时查不出病因,赵静一度很担心自己会失明。

   赵静说:“那场大病似乎改变了我的观念。和大多数城市里的上班族一样,当时的我很在意物质上的一些东西。生活节奏太快,社会影响了你消费的观念,影响了你的追求。我开始厌倦城市里的那种生活。”

   养病花费了整整两个月的时间。病愈后,30岁的赵静作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辞掉服装公司设计经理的工作,一个人搬到了深圳市罗湖区梧桐山山脚下的横排岭村居住,过半隐居的生活。她说,她受够了朝九晚五的城市生活,她想要做一个鲜活的人。

   极简生活

   赵静的决定首先遭到了家人的质疑。辞职前,她和母亲每周都会打电话,聊聊生活和家常。辞职后,母女的关系变得异常紧张,每次打电话都吵得不可开交。“因为我既没了工作,也没有结婚,从一个设计师沦落到捡破烂的,母亲觉得难以接受。”

   家人的反对并没有打消赵静逃离城市生活的念头。在横排岭村,她相中了一栋三层的农民楼,当时以每月2000元的价格租下了一楼,总共120平方米。她描述,刚搬进来的时候,整个房子的墙皮潮湿脱落,很脏,也很粗糙。厨房只有简单的液化气灶台,上面贴着白瓷砖。卫生间更是不敢进。“看到整个环境,我的内心很崩溃,没有一点家的温度。”

   生活不能凑合,要有仪式感。经过房东的同意,在朋友的帮助下,赵静开始着手对房子进行改造。从墙壁、厨房、卧室、客厅、卫生间到小院子,她总共花费了350 0元,就把房子改造一新。3500元如何装修房子?赵静介绍,家里超过90%的东西都是捡来的旧物改造得来的,别人不要的床、沙发、废报纸、瓶子,都是她的宝贝。

   客厅里的沙发,原来是房东留下来的水红色的破沙发。赵静没舍得扔掉,她收集了一堆旧牛仔裤,剪开后拼成牛仔布,将沙发包了起来,呈现出了时尚的“牛仔风”。卧室的桌子是捡来的,赵静打磨一新,刷上了漆,便是另外一个模样。她说,桌子那是榫卯结构的,现在已经不多见了。卧室的榻榻米,是垫仓板和18条牛仔裤改造而成。衣架也是用捡来的树枝做成的,原生态范十足。

   赵静在客厅里做了一面展示墙,上面挂着衣服、双肩包、收纳包等,衣服上印着很醒目的字眼———“吃素是福”,这些都是由旧物加入设计元素改造的。所有衣服设计遵循vegan(非动物性,素食主义)+ up- cycle(废弃物升级再利用)+sustainable(永续)的原则。“这是我想要分享的生活方式。”

   赵静还开了微店和淘宝店,售卖旧物改造的产品。但因为还没有运营,顾客寥寥。她说,这是一个尝试,主要是推广旧物改造这种理念。“我在服装公司工作时了解到,中国每年生产的衣服足够未来20年的使用,我深刻感受到了我们的欲望给整个环境造成的负担。”

   赵静是素食主义者,吃素已经有五个年头,饭菜基本上是自己做。用大豆酸奶代替动物性酸奶,加入新鲜水果、各种果干和坚果,一个纯素水果酸奶杯就好了,配上朋友送的自烤法棒和水炒野苋菜,便是一顿简单又不失仪式感的早餐。

   目前,赵静还没有男朋友,领养了一只猫和一只狗,过着独居的生活。每天凌晨5点,睡到自然醒,起来后,坐个把小时。7点,她会带着狗狗出去爬山。因为这几天天气很热,要早点出门。顺路还会捡点被废弃的东西,拿回来做旧物改造。下午,坐在小院子里,晒晒太阳,休息一下,喝喝下午茶,看着猫和狗嬉戏打闹。晚上10点之前便早早睡觉了。“我不会设定自己每天要干什么,都是顺其自然看到什么做点什么,比如看到花要浇了,就随手浇了。”

   生活方式的探索

   梧桐山脚下有好几个村子,并不是完全闭塞的山林。近几年,很多艺术家从市区里搬出来,居住于此。平日里,邻里之间也都相互走动。采访的间隙,就有一位大叔给赵静来送物料,是几根被丢弃的粗竹竿。“每天都有人来送旧物,大家都是志趣相投的,认可这种生活方式的。”

   来到梧桐山脚下后,赵静觉得自己对物质的渴望也越来越少。她已经有2年没有买衣服了,每个月的生活费在1000元以内。收入的主要来源是做一些旧物改造的定制设计。“一方面是贴补生活费,我也希望用环保永续的生活方式影响更多人。”

   随着时间的流逝,赵静的母亲渐渐开始理解了她的选择。“她看到我越来越开心,也就越来越支持我现在的生活了。”但是,赵静的母亲一直催着她早点结婚。“其实我不是独身主义者,婚姻这个事要看缘分,顺其自然。现在过惯了一个人的生活,我觉得一个人的生活真的很好。”

   前几天,赵静又捡了一只流浪的小奶狗,捡到的时候全身是虱子,屁股还被㞎㞎糊住了。她带回了家,清洗后,又多了一只疗愈宠。加上此前收养的一只猫和一只狗,三个宠物霸占房间的三个角,她在朋友圈吐槽,如果收养越来越多,可能得修个多边形的房子。

   “没有稳定的收入,不会焦虑吗?”赵静说,房租现在涨到了3000元,积蓄花得所剩无几时,肯定会焦虑的,但持续的时间很短暂。“现代人经常为未来担忧,但其实只要确保当下幸福,那每一刻都是幸福的。”

   但赵静的这种生活方式还是遭到了很多人的质疑。在关于赵静的自媒体文章下面,有人曾评论说:“父母需要养老,自己需要看病,随便一个小手术,甚至只是看个牙医就能瞬间击碎这种岁月静好。”

   看到那条评论,她说,她并不是不工作,而是仅仅选择自己喜欢的事在做。赵静觉得,她现在所做的事,更多是一种生活方式的探索,并不只是旧物改造。“我要看看,做自己想做的事,能不能生活下去。探索这种生活方式有没有可实现性。”

   采写:南都记者 邱墨山

   摄影:南都记者 刘有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