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代子签字卖房,儿子加价20万另售他人惹官司!法院这样判

2018-06-12 09:47来源:南方都市报编辑:黄晓航
这期间,原告胜诉,又变身被告,多位当事人深陷纠纷泥潭,究竟事出何因,还需从2015年5月发生的一场房产买卖交易说起。

2018年5月,深圳市中级法院对两起财产保全损害责任纠纷案作出了终审判决。前后历时三年,一场由房产买卖合同违约引起的系列纠纷才宣告终结。

这期间,原告胜诉,又变身被告,多位当事人深陷纠纷泥潭,究竟事出何因,还需从2015年5月发生的一场房产买卖交易说起。

5ac2011d9c4d8.jpg

母亲代子签字卖房 儿子又将房产另售他人

李某俊是深圳市宝安区湾美花园两处房产的享有100%产权的业主。

2015年5月4日,在中介方某地产公司的居间撮合下,李某俊的母亲肖某代表李某俊与郑某、梁某签订了《房地产买卖合同》(李某俊未在合同上签名),合同中还约定如卖方逾期履行义务超过10日或有其他根本违约行为的,买方可解除合同并选择要求卖方支付转让成交价百分之二十的违约金承担违约责任或双倍返还买方已支付的定金。

随后,郑某、梁某分别缴付了定金26万元与14万元,并等待与卖方共同到银行办理资金监管协议及办理申请按揭贷款手续。

然而,事情发展却没有那么顺利。2015年5月5日,即上述合同签署第二天,卖方就与第二个买家袁某就上述两套房产签订了第二份《房地产买卖合同》(李某俊亲自签署了合同,肖某作为代理人身份也签名),两套房产的成交价共计比前一份合同高出了20万元。其中单套房产高于郑某所签订合同中的成交价12万元,高于梁某所签订合同中的成交价8万元。且肖某还通过短信、微信向买家郑某及梁某表示“不再出售物业”,也不愿与两位买家见面商谈。在此情形下,两位买家向肖某发出短信及《履约通知函》,要求卖方于2015年5月12日上午到中国银行深圳前海支行配合他们签署资金监管协议及办理申请按揭贷款手续,但遭到卖家拒绝。

无奈之下,两位买家于2015年5月18日向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三被告李某俊、肖某及李某萍(系肖某丈夫)按合同成交价的20%支付违约金,并要求托管中介返还定金。

同时,两位买家还申请法院经某融资担保公司担保,申请法院采取财产保全措施,查封了两套房产。随后,被告李某俊将原告诉讼请求的全部赔偿金额对应的款项125.6万元存入法院指定帐户用于置换房产,使得房产被解除查封。

2015年7月,宝安区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认为被告李某俊未在买卖合同上签字、故合同对其不发生效力,但签字人肖某应承担责任,肖某丈夫李某萍基于夫妻关系亦应共同承担责任,故判决中介方向郑某返还托管定金26万元、向梁某返还托管定金14万元,同时肖某、李某萍向郑某赔偿12万元,向梁某赔偿8万元(共计赔偿20万元)。

双方均不服上诉,同年7月,深圳市中级法院作出二审判决,维持原判。后两案强制执行完毕,郑某、梁某均从法院拿到了赔偿款。

借款置换查封房产 卖家诉买家索赔借款利息及违约金

案件审结后,双方纠纷却依然没有结束。2016年6月,两套房产的业主李某俊在南山区法院对郑某、梁某分别提起诉讼,要求郑某、梁某及当初为他们提供担保的某融资担保公司承担其因借款置换查封房产而产生的经济损失共计352308元。

李某俊认为,自己为了置换被查封的两套房产,不得不与案外人刘某玲签订了借款协议,借款125.6万元,月息3%。借款后,分别按法院要求将保证金汇入宝安区法院帐户,才让房产得以解封。2016年2月,由于终审判决李某俊无需承担赔偿责任,故宝安区法院依申请将前述保证金退还自己,自己随后向刘某玲偿还了借款;而借款期间,自己蒙受了利息与违约金共计352308元的经济损失,故要求赔偿。

2017年9、10月,南山区法院对两案作出一审判决认为,李某俊是涉案买卖合同记载的卖方,郑某、梁某在此前房屋买卖合同纠纷案中申请对李某俊名下房产进行保全是行使法律赋予诉讼权利的表现,此类申请在实践中也较为常见。且他们申请保全的金额没有超过诉讼金额,因此,他们并非恶意诉讼,不存在故意或重大过失。李某俊提出的郑某、梁某存在保全错误并应承担损失的主张不予支持,最后判决驳回李某俊的全部诉讼请求。一审判决后,李某俊不服上诉。

2018年2月、5月,深圳市中级法院分别作出二审判决,认为买卖合同签字人肖某与李某俊系母子关系,买方郑某、梁某据此信赖肖某具有李某俊出售涉案房产的授权符合社会生活常理,亦已尽到了一般注意义务,故不存在恶意诉讼情形,他们申请保全不属于保全错误的情形,最后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南都记者徐全盛 见习记者程昆


南都头条 Headline
排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