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宽落户新政对深圳房价影响不大,或分流部分人口至周边城市

2019-04-11 09:53来源:南方都市报编辑:黄晓航
日前,国家发改委官网发布《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任务》),明确大城市落户政策进一步放宽。

南都·深圳大件事讯 见习记者王童 记者陈蓉 日前,国家发改委官网发布《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任务》),明确大城市落户政策进一步放宽。有专家认为,该政策可能会分流部分深圳人口至周边珠三角城市,但总体对深圳的人口和房价的影响均很弱。另外,若要解决深圳这种超大城市的内部问题,应继续加快都市圈交通基础设施一体化,优化城市产业布局,使湾区城市达到协调互补。

pic_447112

深圳人口在千万级以上,是超大城市。南都资料图

或分流小部分深圳人口至周边城市

根据全国城市规模划分标准,广州与深圳人口在千万级以上,均为超大城市;东莞和佛山去年的常住人口分别为839.22万和790.57万,属于特大城市;而珠海、惠州、江门、肇庆等珠三角城市的人口规模则达到了Ⅱ型大城市的标准。

《任务》中规定,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允许租赁房屋的常住人口在城市公共户口落户。

此次政策调整体现了一个趋势——超大特大城市的落户政策并未收紧,而是在放宽。一直以来,深圳在吸引外来人口落户方面不遗余力,并实现了高校应届毕业生等4种人才落户“秒批”,成为人才流入的热土。据统计,2018年深圳通过“秒批”接收了9万余名毕业生,占毕业生总接收人数的83.9%,预计此后人才落户“秒批”政策每年将惠及20多万各类来深就业创业人才。记者梳理深圳市统计局文件数据发现,深圳户籍人口迁入人数已经连续多年领跑广东全省,甚至领衔全国大中城市。

然而,中国城市经济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宋丁指出,“政策和深圳没太大关系。”《任务》中提及的Ⅰ型大城市和Ⅱ型大城市包括强四线城市到弱二线城市,意在为这些城市化到了一定阶段、生活较为便利、人口还不算拥挤的城市,通过放宽落户条件,吸引到更多的人,在加快这些城市发展的同时,减轻超大城市压力。

宋丁表示,此次政策发布对深圳的影响,更多的是形成Ⅰ型大城市和Ⅱ型大城市对深圳人口流入的竞争。“可能有部分要流入深圳的人口,要转到这些城市去了。”但是,目前来看,深圳的落户政策比较宽松,加上这些年来深圳吸纳人口的速度,总体来说还是不错的,会有一些冲击,但总体来说影响不大。

本次放宽落户对深圳房价影响不大

该政策发布对人口的影响是否会作用于深圳的房价呢?宋丁认为,房价长期看人口已在业内形成共识。他以常住人口为例进行了举证。他指出,每年的净增人口指的是常住人口,深圳地面生活的实际人口(包括在深停留3天以上的人口)为约2500万,其中约1300万是常住人口和约1200万是流动人口。“预计未来每年有30-50万人转为常住人口”,既然政策对人口的影响不大,推导来看,政策发布对房价的影响也不大。

不过他还表示,深圳的落户政策依然有放松的空间,毕竟与北上广相比,深圳的常住人口中,户籍比例太低,影响人口结构的合理性和城市公共服务配置的协调性,该问题需抓紧解决。

继续加快都市圈交通基础设施一体化

一直以来,高房价成为年轻人能否在超大城市留下来的一大障碍。首都经贸大学特大城市研究院研究员叶堂林认为,超大城市的高房价问题,可通过深入推进城市群发展、培育现代化都市圈的途径来解决。且《任务》中也要求加快推进都市圈交通基础设施一体化规划建设。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智库研究与信息部部长郑宇劼在上月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也曾提出,从城市圈的角度来解决高房价这一城市发展难题,用高密度的轨道建设,使城市圈成为一个通勤圈。他认为,“要把深圳的发展纳入到整个粤港澳大湾区的规划当中。”

根据《深圳市城市轨道交通第四期建设规划调整(2017-2022)环境影响报告书(征求意见稿)》意见稿,深圳将规划建设10号线东延线。深圳地铁10号线东延线是联系平湖、东莞凤岗及大运新城的普速线路,主要功能为加强龙岗中心城与平湖、坂雪岗的联系、促进深莞一体化。

另外就地铁14号线延伸到惠州的问题,深圳市发改委日前还曾向《民心桥》节目听众解释,惠州目前尚不具备申报建设地铁的条件。但根据《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培育发展现代化都市圈的指导意见》(发改规划〔2019〕328号)“探索都市圈中心城市轨道交通适当向周边城市(镇)延伸”,深圳市将在五期建设规划编制工作中就轨道14号线惠州段项目必要性和可行性进行深入研究,并积极与惠州市相关单位沟通协调,推动轨道14号线惠州段尽快报批。

优化城市产业布局,湾区城市协调互补

叶堂林表示,人口的涌入会在一定程度上助推房价上涨,但庞大的人口数和高房价,也会引发一定的“外溢效应”。随着湾区内城际交通趋于发达,“潮汐式通勤”现象将凸显,而这种通勤形式也会带来深圳与周边城市间早晚高峰拥堵。

“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主要是城市之间没有一定的功能分工。”他认为,若要缓解这种拥堵,就要在优化城市产业布局上下功夫。深圳作为大湾区核心城市,应把城市非核心的部分疏解到周边城市,以带动周边城市产业发展和人口集聚。

按照《任务》中“分类引导城市产业布局”的要求,以提升城市产业竞争力和人口吸引力为导向,健全有利于区域间制造业协同发展的体制机制,引导城市政府科学确定产业定位和城际经济合作模式,避免同质化竞争。

此外,中共中央国务院今年2月印发的《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明确,以香港、澳门、广州、深圳四大中心城市作为区域发展的核心引擎,增强对周边区域发展的辐射带动作用。支持珠海、佛山、惠州、东莞、中山、江门、肇庆等城市充分发挥自身优势,深化改革创新,增强城市综合实力,形成特色鲜明、功能互补、具有竞争力的重要节点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