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被取消“限高”不到一天,王思聪又被法院限制消费了

2019-11-22 09:32来源:南方都市报编辑:黄晓航
11月20日,你被“王思聪被取消限制消费令”的热搜刷屏了吗?这新闻还没捂热,事情又有了新发展……

11月20日,你被“王思聪被取消限制消费令”的热搜刷屏了吗?这新闻还没捂热,事情又有了新发展……

webwxgetmsgimgPPQB6TKB.jpg

取消“限高”

11月20日,南都记者在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查询发现,王思聪已经从限制消费被执行人名单中消失。

webwxgetmsgimgCOWEM8E4.jpg

南都记者此前报道,10月12日,王思聪被上海嘉定区人民法院发布限制消费令,不能坐飞机、高铁,不能入住星级酒店、不得度假旅游、甚至不能去夜总会高消费。

限制消费令显示,立案执行申请人曹悦是原熊猫直播的主播,与熊猫直播的运营公司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存在369.99万元的合同纠纷。

3.jpg

原来,曹悦一开始在斗鱼上直播,后来被王思聪的熊猫直播挖了过去,斗鱼根据合约向曹悦索赔360万。根据曹悦和熊猫直播的补充协议,这360万元由熊猫直播支付,但实际上没给。去年10月,曹悦被法院强行划走254万,还被限高,最后自己凑了90多万把自己从黑名单里拉了出来。随后便状告熊猫直播,索要369万违约金及利息胜诉。

今年8月12日,曹悦申请执行熊猫互娱合同纠纷一案,但熊猫互娱未按执行通知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并被采取限制消费措施。作为熊猫互娱的实际控制人,王思聪亦被限高。

事情发酵一段时间后,王思聪消费自由。

南都记者发现,《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限制被执行人高消费的若干规定》第九条指出,在限制消费期间,被执行人提供确实有效的担保或者经申请执行人同意的,人民法院可以解除限制消费令;被执行人履行完毕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的,人民法院应当在本规定第六条通知或者公告的范围内及时以通知或者公告解除限制消费令。

这意味着,此次王思聪消费自由,要么是曹悦同意,要么就是熊猫互娱提供了有效的担保或者履行了369.99万元的给付义务。

针对王思聪先后被限制高消费、被列为被执行人一事,王思聪担任董事长的北京普思投资有限公司曾于11月11日回应,近期网络关于王思聪被列为被执行人、限制高消费报道,是因为熊猫TV直播平台倒闭而引发的投资纠纷。目前普思投资代表王思聪正在全力应对,已有解决方案,公司完全有能力尽快自己解决问题。

20日,南都记者联系普思投资负责人,该名负责人表示,取消王思聪限制消费的确是从20日开始,他告诉记者,连日来,普思投资正在全力解决债务纠纷,也在通过法律渠道表达对债务纠纷的不同观点,并不是对已判决的1.5亿不执行,法律问题本身就很复杂,该担的责任一定承担,而且我们有能力自己解决问题,只是法律程序需要一些时间。

再被“限高”

正当大家热议王思聪被取消限高之时,事情又有了新变化。

11月21日上午,南都记者在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查询发现,王思聪再次出现在限制消费被执行人名单中。

5.jpg

这份来自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的“限制消费令”,落款时间为2019年11月19日。立案执行申请人为嘉兴璟字悌为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限制消费令显示,北京二中院于11月4日立案执行嘉兴璟字悌为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以下简称“璟字悌为”)申请执行王思聪国内非涉外仲裁裁决一案,因王思聪未按执行通知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北京二中院对王思聪采取限制消费措施。

6.jpg

11月4日,王思聪被北京二中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为约1.5亿,与璟字悌为申请执行王思聪国内非涉外仲裁裁决一案在同一天,且执行案号相同。但彼时,北京二中院暂时还并未对王思聪采取限制消费措施。

7.jpg

这意味着,刚被上海嘉定区人民法院取消限制高消费的王思聪,再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戴上限制高消费的“紧箍咒”。

北京二中院曾表示,法律上,限制消费令并没有期限,只要被执行人没有全面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法院没有做出解除限制决定,限制消费令是一直生效的,“十年不还债,也一直是被限制消费的”。

天眼查数据显示,此次对王思聪申请执行的璟字悌为股东包括兴铁一号产业投资基金、兴铁二号产业投资基金和合润君达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值得一提的是,璟字悌为对外仅有一次投资,即为熊猫直播运营主体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熊猫互娱”),投资数额为357.91万人民币,投资比例为2.31%。

8.jpg

其实,王思聪的风险一直存在,虽然此前与曹悦一案有了进展,但其通过珺娱(湖州)文化发展中心(简称“珺娱”)间接持有熊猫直播40%的股权,为熊猫直播的董事长和实控人。今年3月熊猫直播关闭后,其名下的泛娱乐产业超过8400万的资产被冻结。

天眼查信息显示,熊猫直播目前已被法院强制执行12次,涉及的执行标的达774万;3次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

近期刚投资一家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和熊猫互娱的遗留账盘旋之余,王思聪仍在以个人名义继续投资。天眼查显示,11月18日,王思聪新增对外投资,入股北京商机企业管理中心(有限合伙),持股比例33.33%。

11.jpg

北京商机企业管理中心(有限合伙)成立于2019年11月15日,执行事务合伙人为火锅外卖品牌淘汰郎创始人兼CEO赵子昆,南都记者发现,俩人此前就曾有过投资交集。

据天眼查信息显示,王思聪和赵子昆直接关联的还有一家名为“一号商机(北京)科技有限公司”的公司,去年10月,其拿到数千万元人民币的天使轮融资,由真格基金、创新工场等投资机构投资。其中,法定代表人赵子坤出资60万元人民币占股60%,王思聪出资20万元人民币占股20%。